正文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

  用过晚饭,自有人收拾,众人各自散去。  齐峰等人对视一眼,都是微微摇头,吴达林道:“侯爷,末将在川西军团待过两年,川西军团驻扎在西陲一带,说是防备青藏的异族,不过却很少与他们打交道。青藏高原主要是吐谷浑人,古象王国便是吐谷浑人所建立的王朝,控制着青藏......!”顿了一顿,才道:“侯爷,会不会是古象王国暗中与东齐有勾结,图谋不轨?”  齐宁苦笑道:“媚姑姑何必瞒我,以你的武功,进不了皇宫,自然是有其缘故,东齐皇宫,也许真的守卫森严,就连你这样的高手也无法轻易进出。你今日来找我,一心想要进皇宫,我便是再蠢,也知道你必然是有着极大的图谋。”  太子叹了口气,道:“你也没什么错,如此毒药,他自然是藏得极深。”  如此行了数日,到得鲁王城,尚未进城,早有官员得到了消息,出城来迎。  齐宁苦笑道:“媚姑姑何必瞒我,以你的武功,进不了皇宫,自然是有其缘故,东齐皇宫,也许真的守卫森严,就连你这样的高手也无法轻易进出。你今日来找我,一心想要进皇宫,我便是再蠢,也知道你必然是有着极大的图谋。”  赤丹媚笑的更是妩媚,道:“听说东齐皇宫金碧辉煌,我一直想进宫里去瞧瞧,你能不能帮我?”

  驿馆之中,不但有北汉人入驻其中,还有古怪的古象喇嘛,而且又是在东齐人的地盘,自然是要小心谨慎,不能有丝毫的疏忽。  “你说临淄王和泰山王是被太子所说?”齐宁波澜不惊,含笑问道:“这我可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猜错了?”  齐宁道:“媚姑姑聪明绝顶,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轻叹道:“你想要进宫,还是另找法子吧,我实在帮不了你。”  太子扫视一眼,道:“派人检查尸首,看看是否有其他伤痕。”向司徒明月道:“司徒,你现在派人去找寻一副上好的棺材过来,先收殓泰山王,他虽一时糊涂,但......毕竟是本宫的兄弟。”  那红衣人立时单膝跪到,道:“属下不敢,是属下失言,请殿下责罚!”  齐宁立时矮下身子,蹲在窗底下,屏住呼吸,听到窗户被推开,微抬头,这时候若是被贡扎西发现,只能迅速离开,他自信以目下的功夫,要离开这后花园,并非难事。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这北汉人还真是狂妄得很,什么人都去招惹,不过这事情与他无关,他也不掺和,落的看热闹。  齐宁心道那倒是不消问的,他有亲身体验,齐景过世之后,齐玉便觉着身为嫡长子的齐宁是个傻子,不该继承侯爵之位,但最终却还是被齐宁所得,齐玉反倒被替送到大光明寺出家,那齐玉心中的怨恨,想来和泰山王并无区别。  齐宁道:“若是一切顺利还好,若是失手,我只担心你根本出不了皇宫。”

  “堂堂东海白云岛主座下的弟子,如果是牡丹,那也只能是远观而不可亵玩。”齐宁叹道:“赤姑娘,我俩没什么仇怨,你若是看在故交的份上来看我一眼,现在看也看了,我领你的情,你还是走吧。你不知道,这使团里面藏龙卧虎,高手如云,要是被他们发现你潜入营地,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的。”第六零一章 诱惑  风皇子怒道:“有本事给本皇子再说一遍?”  齐宁神情肃然,道:“我与你调情?赤姑娘,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夜里跑到一个男人的帐篷里,不管这男人是谁,你这种做法显然都是要让人误会的。”  太子叹了口气,道:“你也没什么错,如此毒药,他自然是藏得极深。”  贡扎西啊将那包裹藏入其中,这才将那石砖重新盖上,确定并无异况,这才起身,竟是向后窗这边过来。

  “并没有为难他们。”齐宁道:“他当众宣布,只诛首恶,不究从犯。”  太子却并不在意,走到成武面前,道:“本宫说过,只查首恶,从众不究。成武,本宫知道你也是迫于无奈,你放心,本宫说话算话,不会追究你的罪责,你立刻下去,将徐州兵马先行带离此地。”  几名喇嘛也不理会边上发生的事情,径自向驿馆过去,北堂风盯着几名喇嘛,忽然叫道:“等一下!”  他最后见到赤丹媚,是在秦淮河的画舫之上,自此之后,再无音讯,这时候瞧见那人将轻纱往下一拉,露出一张妩媚而又艳丽的脸庞,正是赤丹媚无疑。  赤丹媚娇躯一震,蹙眉道:“你说什么?”  齐宁虽然素来自信,却从不自满,他武功虽是不差,却也从不轻视他人,对这几名还不知道底细的喇嘛存有小心。  齐宁只能道:“我问你,男人.....男人的屁股有你那么翘?还有.....还有那里.......!”冲着赤丹媚胸脯努努嘴:“你怎么掩饰?”

神秘  太子道:“你们之前没有搜他的身?”  齐宁笑道:“你也以为这其中有诈?”  齐峰等人对视一眼,都是微微摇头,吴达林道:“侯爷,末将在川西军团待过两年,川西军团驻扎在西陲一带,说是防备青藏的异族,不过却很少与他们打交道。青藏高原主要是吐谷浑人,古象王国便是吐谷浑人所建立的王朝,控制着青藏......!”顿了一顿,才道:“侯爷,会不会是古象王国暗中与东齐有勾结,图谋不轨?”  齐宁听到“火神君”三字,心下一凛,暗想原来此人竟然就是火神君,他知道北汉九天楼与南楚神侯府乃是天下最强的两个暗黑衙门,九天楼有五行神君,木神君当初就是死在自己手中,自己的六合神功,也正是从木神君手中得到,此时便知道,这红衣人却是九天楼五行神君之一,若是没有猜错,那蓝衣人显然也是五行神君中的一位。  “方兴斋知道了泰山王失利,晓得死罪难逃。”司徒明月叹道:“为了免受皮肉之苦,所以服毒自尽,殿下,该如何处置他的尸首?”  齐宁吃了一惊,“北堂”是北汉国姓,他正奇怪这位风皇子是何方神圣,听他自报家门,才知道此人竟然是北汉皇子。  他最后见到赤丹媚,是在秦淮河的画舫之上,自此之后,再无音讯,这时候瞧见那人将轻纱往下一拉,露出一张妩媚而又艳丽的脸庞,正是赤丹媚无疑。

  赤丹媚笑道:“只要这针尖再往你喉咙送一点点,你就无忧无虑,再没有任何痛苦,你想不想试一试?”  齐宁心知帐内的动静被外面听到一丝,齐峰警觉异常,所以试探询问,大声道:“没什么事,你就在附近看守,我要歇息,莫要让人靠近过来。”  北堂风自然听出齐宁是嘲讽之言,冷笑一声,便在此时,却听得脚步声响,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到五六名身着红袍之人正匆匆走来,这几人衣着奇特,头上戴着古怪的帽子,尖顶带穗,有两条长带垂于两肩,齐宁只看了一眼,微微变色,一眼便认出,这几人的装扮,竟是藏传佛教的喇嘛。第六零三章 煜王爷  风皇子立时扭头过来,抬手指向齐峰,问道:“你说什么?”  齐宁道:“媚姑姑,你何等身份,竟然委屈到向我请求,若不是有什么图谋,我难以相信你会这样。带你入宫确实不算困难,可是.....可是我只怕带你进宫之后,我再也出不来。”  司徒明月走到太子身边,轻声道:“殿下,泰山王畏罪自尽!”  太子淡淡道:“这只能说明天命在本宫,你终究是难成大器。”吩咐道:“将他带下去,回京之后,交由父皇论处。”  齐宁心想老子别的本事没有,若是连这个看不出来,那还真是白活两世,赤丹媚腰直背挺,眉紧腿直,便是表现的再妩媚风骚,也无法掩饰她尚为处子的事实,便在此时,却听到帐外传来声音:“侯爷,可有吩咐?”却是齐峰声音。  他心知那人的武功必然了得,以他现在的武功,百米之内若是有人靠近,他不会毫无察觉,但此人直到在自己身后叹了口气,自己才有察觉,亦可见对方的功夫确实了得,他自问使团之中,并无此等高手,对方既然偷偷摸摸潜入进来,而且接近自己身边,定是所图不善,自己也无须客气。  “哟,你不想让我来?”赤丹媚斜瞟了齐宁一眼,妖媚入骨,幽幽叹道:“这里不是楚国,是东齐,我是东齐人,在自己的国土之上,难道有错?”又白了齐宁一眼,道:“当初在秦淮河上和我甜言蜜语,现在翻脸不认人,男人啊,都是始乱终弃,没有一个好东西......!”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盯上这群喇嘛的倒不止自己一人,轻步摸过去,贴着墙壁,向里面瞧过去,只见那人已经走到藏匿包裹之处,蹲下身子,正小心翼翼将那石砖从地面上取出来,动作极轻,十分诡异。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