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噗呲噗呲真爽再深一点

  “确实如此。”段沧海道:“西北军连续攻了几次,都是徒劳无功,眼下已经退下去,陆亢说从关隘上可以看到西北军在距离潼关不过十里地左右开始建造屏障,看那意思,倒像是要临时在潼关道上新建一座关隘。”  道生想了一下,才道:“小人早在四年前,就已经知道我大楚会找寻时机偷袭西北,也正是在四年前,小人来到西北,花费了许多心思接近屈满宝。”  齐宁皱起眉头,西门无痕继续道:“如果你是其他人倒也罢了,可你偏偏是锦衣齐家的人,在我大楚谁都可以得罪逐日法王,却唯独锦衣齐家的人不成。”盯着齐宁眼睛,一字一句道:“更准确地说,唯独你齐宁不行!”  齐宁知道西门无痕所言不虚,叹了口气,断了挣脱绳子的念头,苦笑道:“神候这是什么意思?”  西门无痕“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他话声刚落,站在不远一直盯着这边的店伙计顿时怒道:“这位客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当我们这里是黑店吗?”  “岳父大人请讲!”

  “爵爷不必如此。”没等齐宁说完,洪门道立刻道:“这些事情,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是否要向朝廷呈报,需要神候亲自同意,所以.....!”  道生起身来,拱手道:“爵爷,您与小师妹喜结连理,小的没有到场庆贺,还请多多包涵。”从袖中取出一份文牒递过去,“这就算是小人送给爵爷和小师妹的贺礼。”  齐宁微微颔首,心想洪门道擅长情报事务,为人机敏,跟在自己身边倒也不是坏事,问道:“回春观离将军府有多远?”  齐宁道:“我一直觉得神候是帝国柱梁,比一般人看得远,可如今却发现神候真是有些短视了。”  齐宁皱眉道:“如此说来,你知道我到西川,是奉密旨要袭取西川?”  道生是屈满宝的心腹,自然对屈满宝的行踪了若指掌,而且对咸阳的布防格局也是一清二楚,神侯府在西北并非只有道生一名内应,道生也直接承认,西北还有神侯府安插的诸多密探,这些人以道生为中心,在西北形成了地下情报网,也正是这帮暗黑探子数年如一日的付出,这才在这一次军事行动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  他有些奇怪,洪门道正色道:“爵爷,这是一份西北官员的名单,这些年我们对西北这边的官员也细细摸查过,这份名册上登录的官员,或多或少都有不可靠的理由,其中在名字后面标有红线的,便是决不可信任之人,若是将他们留在西北,很可能会发生变故,不在名册上的官员,爵爷可以放心任用,那些人不过是拿了俸禄当官办差,如今我大军来到西北,只要保障他们性命无忧,他们定会为我大楚效力。”  只要稳定下来,朝廷当然还是要对西北进行一番清洗。  洪门道一身便装进来拜过齐宁,这才道:“爵爷,这边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我准备明天一早回京向神侯复命,所以特来向爵爷辞行。”

  “坐马车也就半个多时辰。”洪门道低声道:“现在出发来得及,而且就算爵爷迟片刻,那边也不会说什么。”  “逐日法王派出门人千里迢迢去东齐取珠,这幽寒珠对逐日法王自然是异常重要。”西门无痕叹道:“哲卜丹巴潜入京城对你不利,无非是希望能从你手里拿回幽寒珠,你将他软禁起来,一旦逐日法王得知,就是一场大纷争。”  西北既然拿下来,朝廷得到消息,自然是要派出不少官员前来赴任,而且还会带来不少政令,齐宁在理政方面自问没有多少经验,而且也无心操持那些繁琐的政令,眼下也只是暂时稳住西北的局面,等着朝廷派人来料理。  他心中自然也有些恼怒,知道西门无痕声称要带自己前往大雪山谢罪十有八九是胡说八道,但西门无痕的真正意图到底是什么,他一时半会还真是摸不透。  当初在楚国查抄淮南王的府邸,就查抄出大宗的财帛,让齐宁大开眼界,而将军府的财务清单出来后,齐宁才觉得淮南王比起屈家父子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我和他各有忌惮,所以都没有轻举妄动。”洪门道神情严肃下来:“三天前我见了他一次,他说可以透露北堂庆的线索,但必须要单独见到爵爷才可以告知,我怕其中有诈,但他却答应由我们这边安排会面的地点,不过提出的条件是会面的地点必须隐秘,而且只能单独和爵爷相见,若是多出别人来,他不会说一个字。”  齐宁叹道:“你老人家明知道西北还没有稳定下来,甚至可以说是暗流涌动,可是为了前往大雪山,竟然丢下西北于不顾,我这一走,西北楚军群龙无首,难道你老人家当真不怕发生什么意外?如果朝廷知道神候这样做,我也不知道皇上会怎么想。”

  西门无痕微微点头,走过去在一张椅子坐下,齐宁看了洪门道一眼,洪门道终于道:“爵爷,神候数日前抵达,没有他老人家的允许,我不敢擅自泄露。”  对于北堂庆的失踪,齐宁却也是略有所知,当初北堂庆在前线统辖北汉的南方军团,深得军心,正因如此,却遭到北汉先皇帝北堂欢的忌惮,据说北堂欢连下诏书,招北堂庆回京,而北堂庆不少部下已经预料到北堂庆若是回京很可能遭遇不测,是以劝说北堂庆抗旨不遵,甚至有人私下里准备拥护北堂庆夺位。  “他是何人?”  洪门道皱眉道:“这.....!”  西门无痕却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只是看着齐宁问道:“你身体剧毒不侵,看来那颗珠子果然是被你所得,而且你已经服用了那颗珠子。”  当初在楚国查抄淮南王的府邸,就查抄出大宗的财帛,让齐宁大开眼界,而将军府的财务清单出来后,齐宁才觉得淮南王比起屈家父子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道生想了一下,才道:“小人早在四年前,就已经知道我大楚会找寻时机偷袭西北,也正是在四年前,小人来到西北,花费了许多心思接近屈满宝。”  齐宁道:“那不客气了。”自己给自己倒了酒,夹起牛肉便即食用起来,他已经感受到西北的寒冷,这牛肉和烈酒都是御寒之物。

气为  齐宁摇头道:“大雪山是他们的地盘,到了大雪山,咱们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岳父说他应该不会与我为难,但也有可能偏偏要与我为难,到时候你老人家也在场,岂不是连你也要连累?”  车行辚辚,半个多时辰之后,马车便到了一条颇为僻静的街道上,直走到一座冷清的道观前停了下来,两人下了马车,齐宁瞧见那道观确实不算大,谈不上有多气派,灰褐色的大门紧闭着,洪门道上前去,推开了大门,回头向赶车的车夫挥挥手,那车夫便驾车而去。  段沧海笑道:“爵爷想少夫人了吗?”  齐宁微微颔首,心想洪门道擅长情报事务,为人机敏,跟在自己身边倒也不是坏事,问道:“回春观离将军府有多远?”  齐宁肃然道:“岳父可知道哲卜丹巴做了什么?”  “你会炼丹?”

  道生想了一下,才道:“小人早在四年前,就已经知道我大楚会找寻时机偷袭西北,也正是在四年前,小人来到西北,花费了许多心思接近屈满宝。”  “如此说来,所谓北堂庆的部将果然是假。”齐宁叹道:“我先前还在奇怪,神候你身体本就不好,怎会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跑到西北来,刚才才明白,原来是要带我去大雪山。神候,我已经是瓮中之鳖,逃是逃不了,你和我说实话,带我到大雪山,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可不相信什么赔罪之说。”  齐宁一愣,随即苦笑道:“原来神候早就有了准备。不过皇上知道你这样做,总是不开心的。”  齐宁点头道:“此去路途遥远,五师兄一路多保重。”又道:“五师兄稍候片刻。”转到后堂,片刻之后便出来,手中拎着一只包裹,递给洪门道,洪门道有些狐疑,齐宁笑道:“这里面是一些银票,另有一些上好的珍宝,我知道五师兄并不在意钱财,不过这是我个人的心意,你尽管收下就是。”  段沧海微一沉吟,才道:“爵爷,只怕你短时间内离不开西北了。”  “只是出身行伍的战将,颇有些悍勇,但武功算不得有多高。”洪门道解释道。  “我也很是好奇,但他却并无多说,只说并没有加害爵爷的意思。”洪门道淡淡一笑:“还说他要说的事情,我不够格交涉,必须由爵爷出面,爵爷若是答应,今晚便要会面,否则此事便作罢,他以后也不会再与爵爷相见。”  楚国打下西北,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利用西北对北汉形成武力威胁,所以西北也不可能就此放马归南山。  “老夫告诉你,幽寒珠乃是世间罕见的寒药,你可知道雪蚌只会出现在东海,而且只有水性最好的水手才能潜入下去,即使花费数年时间,也未必能够找到一只雪蚌。”西门无痕缓缓道:“最为要紧的是,并非所有的雪蚌都能产出幽寒珠,只有真正的雪蚌王才能蓄养珠子。你细细想一想,一颗幽寒珠又是何等宝贵?”  齐宁抓起一块羊骨头啃了片刻,才道:“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不知道老丈人看女婿又是什么感觉?神候,你都瞧了我半天,也不说话,也不吃东西,我一个人大吃大喝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大概有两三千兵马。”段沧海道:“而且已经对潼关进行了试探性的进宫,不过陆亢那边的消息,西北军明显不是倾全力进攻。”  齐宁颔首道:“原来如此,五师兄觉得北堂庆还活着?”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