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9和平精英网名霸气好听

  “哦,袁老尚书.....嗯,淮南王所言极是,老.....老尚书,你就辛苦,暂且不要告老还乡,等到我大军凯旋之后,再.....再议此事如何?”皇帝向袁老尚书道:“礼部还离不开你。”  “在萧光的眼中,我和他终究都是皇族血脉。”萧绍宗平静道:“而且我是将死之人,利用我帮他出谋划策,对他并无坏处。”冷笑道:“若非他知道我身患绝症,也不可能有今日。”  焰摩瞳孔微微收缩,道:“如此说来,当初那东齐人刺杀萧光,倒真是差点坏了王爷的大事。”  老太监眸中显出冷厉之色,低声道:“诛杀齐宁的计划,我们设计的天衣无缝,可是他还是失手,这本不该发生。”  “是啊!”洪门道叹道:“南方的莺歌燕舞,绿柳繁花,着实让我欢喜了好一阵子。在西北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着,等到任务完成之后,就能够回到南方,哪怕是多闻闻花香味道也是好的。”轻笑道:“二师兄,你或许不会相信,我有时候会做梦,在梦里回到了秦淮河边,穿着锦衣玉袍,怀里揣着厚厚的银票,在秦淮河上的画舫一掷千金,秦淮河上那些最美丽的姑娘,都想让我成为她们的入幕之宾,那样的日子,比神仙还要快活。”  曲小苍回到京城之后,将皇帝的旨意告之几人,虽然这道旨意让几人都是大惊失色,可是面对皇帝的命令,洪门道等人只能接受。

  萧绍宗叹道:“所以父王想要在皇陵之变发难,我虽然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却也没有阻止。那时候朝中能够将司马岚实力逼出来的,也只有父王能做到。”闭上眼睛,道:“要除掉司马氏,就只能做出一些牺牲。”  萧绍宗走得很慢,身材矮小形如侏儒,他长相清秀,但肤色苍白,看上去没有血色。  薛翎风永远都不会放松戒备,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位子太重要,并非所有人都愿意看到他在这个位子一直坐下去。  “你是说养寇自重?”萧绍宗唇边泛起一丝怪笑。  曲小苍接任神侯之位,在洪门道等人的意料之中。  谁也没有想到今日萧绍宗竟然会拿出这样一道密令来。  “软禁?”曲小苍皱眉道:“你难道忘记我对你说过,这是神侯的意思,神侯让你在这里待上两个月,好好读一读书,他回来的时候,会亲自考问,若是能够让他老人家满意,你就可以离开。”  焰摩颔首道:“正是,他希望齐宁继续对王爷形成威胁,甚至因此让楚国出现更大的动荡,如此他很可能会向王爷提出更多非分的要求。”  萧绍宗到得偏殿门前,自有人打开门,萧绍宗进门之后,偏殿大门立刻关上。  “我相信。”曲小苍也是轻叹道:“这些年你们在北方,确实受苦了。”

  皇帝咳嗽了一声,才道:“你说有东西要呈送给....给朕,还要当着满朝.....满朝文武的面,朕今日召你进殿,你有什么东西要呈上来?”他声音略有些嘶哑,群臣心想看来皇帝果然是龙体有恙。  “这把刀已经很锋利,没必要继续磨下去。”曲小苍在椅子上坐下,淡淡道:“我派人给你送来了书籍,那都是古圣贤留下的经典,多读读圣人教诲,对你没有坏处。”  “我相信。”曲小苍也是轻叹道:“这些年你们在北方,确实受苦了。”  群臣想到西门无痕威震武林的大家风范,再瞧此刻宛若蛤蟆一般匍匐在地的曲小苍,只觉得二人的气质天地之别。  洪门道起身来,向着曲小苍深深一礼,也不多言,转身到得门前,忽然想到什么,回头道:“小师妹已经三天粒米未进,她自幼敬重大师兄和你,我们劝说不了。”出门而去,再不回头。  萧绍宗到得偏殿门前,自有人打开门,萧绍宗进门之后,偏殿大门立刻关上。

  萧绍宗此前一直都是被禁足在淮南王府,莫说参与国事,便是连出门都不容易,今日皇帝要留萧绍宗在宫内议事,也便是说给了淮南王参知政事的权利。  “我没有这样说,但兹事体大,自然要再三确认。”卢霄沉声道:“世子,我有一事想请问,不知世子愿不愿意回答?”  曲小苍神色淡定,问道:“密旨中没有说时限,不知公公能否告知!”  洪门道起身来,向着曲小苍深深一礼,也不多言,转身到得门前,忽然想到什么,回头道:“小师妹已经三天粒米未进,她自幼敬重大师兄和你,我们劝说不了。”出门而去,再不回头。  虽然神侯府与朝中官员少有接触,但许多官员都知道,西门无痕座下有七名入门弟子,号称北斗七星,这其中以巨门校尉轩辕破的名气在朝中最为人知,毕竟此前神侯府统领八帮十六派攻打黑莲教,统帅便是轩辕破,此时朝野俱知,即使当初不知道轩辕破大名的官员,经此一战,也都知道了这位巨门校尉的存在,而且几乎只到轩辕破存在的官员心里都明白,这轩辕破就是下一任神侯的接班人,否则攻打黑莲教此等大事,西门无痕也不会交给轩辕破去办。  “如果真是那样的局面,我就很难有机会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萧绍宗冷冷道:“我要的是现在这样的局面,我的东西,必须要让他们还到我的手中,欠下的一切,一点一点地都交还到我的手中。”  薛翎风的出身自然不弱,其父当年也是地方武将,太祖皇帝平定南方之时,薛家便归顺于大楚,其后薛家又成为锦衣老侯爷的部将,薛翎风年纪轻轻,便已经在沙场上立下了不少功劳。  太监却也是摇摇头:“你也错了,我们不是朋友,达成的也不是君子协定,而是血盟,君子协定和血盟是两个意思,换句话说,我答应你的事情,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为你做到,同样,你答应我的事情,就算是魂飞魄散,那也必然要履行。”淡淡一笑,道:“否则,我们都会死的很难看!”  “为什么不吃东西?”曲小苍凝视着西门战樱,那张漂亮的脸蛋明显瘦了不少:“你小的时候,神侯对你说过,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让自己失去体力,也永远不要对食物说不。”

的先  贵和的到来,立刻让曲小苍知道是皇帝有了新的旨意。  焰摩显然没有跟上萧绍宗的思路,萧绍宗叹道:“你刚才说的没有错,如果没有五成以上的把握,江漫天岂肯轻举妄动?他是要拿东海世家几百口性命做赌注,任何决定,都会慎而再慎,你既然能够看穿这一点,陌影难道不明白?他在海上发现江漫天暗中铸造兵器,自然明白东海世间筹划谋反,想必那时候他就已经明白,江漫天背后另有靠山,而且足以让江漫天铤而走险。”  “萧光没有轻举妄动,道理很简单,他没有摸清楚司马岚真正的实力。”萧绍宗缓缓道:“朝中势力错综复杂,看似许多人都投奔到司马氏门下,但这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迫于无奈的选择,萧光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根本看不出来司马岚在朝中到底有多大的势力。”靠坐在椅子上,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萧光没有彻底摸清楚司马岚的实力之前,定然不会轻举妄动,他沉得住气,这也是他过人之处。”  “世子说这道密令是先帝亲手交给淮南王。”卢霄盯着萧绍宗道:“那么为何这道密令如今又在世子手中?先帝密令,自然是要严加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淮南王是何时将这道密令交给你?”  “臣自当尽忠圣上,虽万死不辞!”曲小苍连叩几个头,这才起身,也不看左右群臣一眼,只是抬头向龙座上的皇帝瞧了一眼,这才低头弯腰,缓缓后退,出了大殿。  焰摩显然没有跟上萧绍宗的思路,萧绍宗叹道:“你刚才说的没有错,如果没有五成以上的把握,江漫天岂肯轻举妄动?他是要拿东海世家几百口性命做赌注,任何决定,都会慎而再慎,你既然能够看穿这一点,陌影难道不明白?他在海上发现江漫天暗中铸造兵器,自然明白东海世间筹划谋反,想必那时候他就已经明白,江漫天背后另有靠山,而且足以让江漫天铤而走险。”

  “王爷所言极是。”老太监道:“若是无法洗白老王爷,你就始终受到牵累,后面的事情也就不好办。这朝堂之上,终究还是会有些顽固之人,到时候传位昭书如果颁布下去,定会惹来极大的风波,没有了之前的谋反大罪,王爷身为太祖皇帝的嫡长孙,要继承皇位,自然是天经地义名正言顺的事情。”  “首先,保护我的隐秘,对他的利益更大。”萧绍宗干脆直接道:“其次,他需要我,我也需要他。”沉默了一下,才道:“当年我与他达成了血盟,他提的要求大部分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对他只有一个条件而已,对他来说,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卢霄一怔,贵和已经将那道密旨存档送过来,卢霄接过之后,打了开来,看了两眼,犹豫一下,终是念道:“朕密令:淮南王与朕通脉血亲,忠君报国,他日司马氏但有谋逆之心,着淮南王护国保君,诛杀司马氏,钦此!”  西门战樱一呆,曲小苍也不多解释,沉声道:“看住她。”竟是再也不回头,背负双手而去。  只是群臣更疑惑的是萧绍宗到底有什么东西要呈给皇帝,而且还要当着满朝文武的面。  “淮南王将密令交给你的时候,向你透露是先帝的密旨?”卢霄再次追问。  “他已经得到了神侯之位,也该做些该做的事情了。”萧绍宗淡淡道:“投名状这种事情,曲小苍应该明白!”  淮南王世子名声在外,但见过这位世子的人却是极少。  众臣看到出列的二人,知道这两人当初都是淮南王的党羽。  淮南王自尽之后,司马岚便想借皇陵之变为契机,对淮南王的党羽斩尽杀绝,但小皇帝显然不希望看到那样的局面,若是朝中反对司马氏的实力被铲除,司马氏便一家独大,再无势力可以制衡,是以立刻委任齐宁为刑部尚书,目的自然是尽可能保住追随过淮南王的官员。  “卢....卢爱卿,这道密旨存档,你念一下。”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吩咐道。  焰摩颔首道:“我明白了。东海之乱,只是一隅之乱,但是能够控制江漫天的人,一旦出手,必然能让楚国翻天覆地。”怪笑一声,道:“至少这一点他没有猜错,王爷只要跺一跺脚,确实可以楚国天翻地覆。”微顿了顿,才道:“王爷最终见他,难道不担心此人会背叛王爷?王爷隐忍多年,呕心沥血,知道王爷在幕后操持的人凤毛麟角,若是此人.....!”  先帝过世之后,朝中两大实力泾渭分明,淮南王和司马氏针锋相对,朝中官员要在京中立足,想要像袁家那般居中却不为两派所针对,那实在是凤毛麟角的异数,必然要投靠一方作为依靠。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