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痛

  浦岛完全没有在意赤司的口气,不好意思的退开半步距离,“抱歉,我刚练习完,出了一身汗,还没有洗澡,这个距离还闻得到吗?”  情绪起伏太大,奥村磷一下子跟不上节奏,原本该是高音的声音陡然降至最低点,以至于变成了破声,“哈?你说什么?”  两个世界存在时差,时间流速的计算也不固定,可能那边现在是白天,也可能一直守着手机,赤司的信息发出去后夜斗秒回:以后就默认小队长比夏目矮吧……  “大概立青的那些家伙都在心里骂你们是怪物吧。”灰崎幸灾乐祸的嗤笑一声,故意提高了嗓音好叫青峰听见。  笹田接过夏目的作业,不思议的叹道, “作业好好的交了, 上课也不再睡觉了。”  赤司没有立刻就把奥村磷丢去私塾,而是让他跑了几天才把钥匙给他。

  孙子?  灰崎的脸色煞然变白,假装轻松的扶住旁边的树干,还踢了踢脚边的石头,“怎么,队长大人难道又想用暴力逼迫无辜的学生吗?”  “每次斩杀妖魔的时候你都没注意那些光带吗?”  盖章越野试途赛的结果超乎相叶的预料,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集齐所有图章的, 欠缺的那个全都是赤司的唇印, 问了别人才知道篮球场发生的奇迹。  走在最后面的北村歪歪头,理所当然的说,“没关系的,六尾说过,赤司是神,怎么可能会输给人类。”  口中似乎有某种柔软而强势的触感氤氲开来,赤司的脸猝不及防浮现在眼前,夏目的耳根红的可以滴血。  赤司想到书包里空白的演讲稿,以沉默代答。    心灵感应也好,瞬间移动也好,赤司·真·人类·征十郎都是不会的。  不是公主,而是直呼其名,在这一刻越廼承认赤司是个相当厉害的对手,如果没有穿那些笨重的衣服,是不是自己更加没有反抗余地。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冒充梅菲斯特?他本人去哪里了?”

  “不过,你学习也好篮球也好,就没有能比过赤司的地方,赤司到底看上你哪一点了?”  “还愣着做什么,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埋着头没看赤司脸色变化的佐佐木没能等到对方的手,嘴边自然翘起的弧度慢慢压下,失落的想收回手,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过悲惨,试图用整理刘海的动作来掩饰被拒绝握手的尴尬。  “暴露。”  桃井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用担心,自己则转头问赤司,“赤司君,现在怎么办?”  “呀嘞呀嘞。”  在男人惊悚的目光中,赤司快速看完全部内容,一开始只是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拿起来就后悔了,想着他们都开过会了自己只要点个头就行,便想着随便瞅几眼敷衍过去,没想到越看越不对劲,这样粗糙的处理方式简直就是门外汉,偌大一所学校还没入不敷出也是奇迹了。

  “这个颜色非常适合你!这件和服简直就是为你存在的!”浦岛发出毫不掩饰的赞赏。  话还没说完整,赤司放出青峰几人后把石镜直接丢给了他,意思很明显,是让他把镜子还给人家。  “不想学的话不用勉强自己,夏目贵志,为什么让我失望了?”  赤司心中划过诸多情绪,全部消散在深处的空寂中。  爱他知道灰崎祥吾是出了名的不良少年,揍个把人不算什么,连忙要躲,却在拳头距离自己鼻头只有两公分的时候发现灰崎捧住肚子痛苦的跪倒下去,艰难的从嘴里扯出一句“kuso”。  这一带的空气迅速降温,仿佛有无数无形的冰锥,太阳穴被戳的生疼, 每个毛孔都在发抖。  夏目想拍拍他的背帮忙顺口气,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能伸出手,只隔着一定的距离解释,“那是我拜托老板娘煮的姜茶,就算是夏天一直待在水里也对身体不太好,灰崎君也是,多喝姜茶没有坏处。”  “……”  “没事了就站起来。”

之水  褐色的猫瞳写满担忧,倒映着日轮光辉的虹膜透出一层暖色来,预料未及的,这层暖色骤然急缩,被一抹痛苦取代,软软的跪倒下去。  好长好细……  斑和阿玛依蒙确实什么都没看见,但夏目说自己没看见值得怀疑。  糟糕,居然会遇到这样的难题。  “哈?”  青峰被说的愣了愣,随心所欲的进入ZONE?连赤司都办不到的事情?  夏目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赤司也遭遇危机,自责中一拳揍向妖怪不断靠近的面部,带有灵力的攻击让妖怪痛苦的嘶叫起来,缠住他们的两根触手也缩了回去,在空中胡乱挥舞。

  夏目看懂他的眼神后毕恭毕敬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再三强调不会胡来。  绿间不相信赤司只做了这一手安排,恐怕他们和灰崎都是被考验的那方,他叫住想冲上去的青峰,“不用管他,我们管自己练习吧。”  “兄上,怎么了?是之前的伤口复发了吗?”阿玛依蒙还记得赤司说的用苦肉计骗取正十字骑士团总部信任的事,脱下了自己下摆处破破烂烂的风衣披到他身上, 然后捏住他的肩膀,顺从的小仓鼠露出了强势的一面,“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对兄上的心意竟然是爱情。”  褐色的猫瞳写满担忧,倒映着日轮光辉的虹膜透出一层暖色来,预料未及的,这层暖色骤然急缩,被一抹痛苦取代,软软的跪倒下去。  “刚才黑木君过来想问赤司你接下来的训练安排, 我以你的名义随便找了个理由让他们自由练习去了, 那个,要去把他们叫回来吗?”  “现在应该叫你什么?璃琉?琥珀?”士郎看不见他们,但战斗引起的物理变化还是会被发现的,赤司不想把普通人卷进来。  “嗯……说的也是。”  “我知道了,山脚下连绵不绝的大农园被现任将军大蛇掌控着,只有官员能够享受到,在那个鸟居深处,就是官员们居住的地方。”  “但是,胜者会被肯定,败者会被否定,阻挡我的人,不管你是魔神还是神明都不能轻易饶恕。”  黑子思极细恐,冷汗一下子冒出来了。  赤司抬起手,手腕处鲜明的五道手指印让他眸色一沉。  “……”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