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虎免费影院

  “侯爷,吴达林与我们齐家有过旧仇,而且他能进羽林营,自然是镇国公调过去。”齐峰轻声道:“司马家一直想让自己家的小姐入宫为后,这一次咱们却要去东齐求亲,司马家自然是心中不甘,若说他们有可能破坏求亲,我倒是相信。”  隆泰道:“我平日里闲来无事,也喜欢弹奏两曲,如果仙儿姑娘方便的话,不知能否将这曼珠沙华的曲谱赠送一份。”随手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道:“这块玉佩倒也值两个银子,就当是报答。”  齐宁此时已经明白过来,苦笑道:“皇上让我去西川,其实是一个幌子,目的就是为了让李弘信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而皇上暗中派了另一路人手,那才是真正地调查黑岩寨事件。”  梁雄摇摇头,道:“卑职没有抓到真凭实据,所以不敢胡言。就在刚才,卑职又发现附近有人,于是再次偷偷过去,那人十分警觉,我还没有靠近,被他察觉,一个闪躲,不见了踪迹,卑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看向齐宁,道:“侯爷,这事情蹊跷,卑职虽然没有抓到人,但为了安全,想着还是前来禀报侯爷一声。”  齐宁见着小娘们妩媚动人,心中一荡,不自禁伸手过去,牵住仙儿粉嫩的小手,柔声道:“前番离别过后,一直杂务缠身,始终抽不出时间过来瞧瞧你,你这一向可好?”  不等皇帝吩咐,太监已经送上来金杯御酒,不但是齐宁,便是胡伯温、吴达林和梁雄也都各赐一杯,隆泰自己也拿了一杯在手,温言道:“诸位爱卿,此番出使,关乎我大楚的国运,成败与否,就看诸位的能耐了。”也不啰嗦,抬杯一饮而尽。  梁雄上前几步,低声道:“侯爷,卑职也不敢确定,不过......不过卑职察觉,咱们出京之后,附近似乎一直有人在监视着我们。”

  秦淮河上,丝竹之音弥漫其上,时不时地传来欢声笑语。  安营之地,溪水清澈,污染极少,直接饮用没有任何问题。  胡伯温点头道:“侯爷所言极是。这批羽林武士,是朝廷精挑细选出来,羽林营的兵士挑选本来就十分苛刻,这些人也算是精锐中的精锐,真要厮杀起来,也都是悍勇得很,若说普通毛匪,这帮羽林卫士以一敌五绝无问题。”  所以途中他虽然看起来大小事情并不过问,但却始终注意那几车礼品。  顾清菡瞧着齐宁背影消失,怔怔出神。  胡伯温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轻声道:“侯爷所言极是,所以下官出京之后,一路上可是惶恐小心,不敢稍有疏忽。”  隆泰嘿嘿一笑,终是压低声音道:“黑岩寨事件发生的时候,朕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李弘信,觉着这都是李弘信在背后兴风作浪。李弘信早已经不能与当年相提并论,但是此人在西川存在一天,对朝廷便是一天的威胁。”  “皇上,这......这话是什么意思?”齐宁惊讶道。

  “你可知道朕为何派你去西川?”隆泰凝视齐宁,“你是朕最信任的人,这自然是缘由,可另有缘由,你可知道?”  队伍走了两天之后,折而往东北方向,距离淮河也是越来越近,好在一路上并无事耽搁,虽然吴达林让人起疑,但却并无有任何异动,一切倒也是颇为顺畅。  梁雄答应一声,这才拱手退下,等到梁雄离开,边上传来脚步声,齐宁扭头看过去,瞧见是齐峰凑近过来,问道:“怎么了?”  “所以对方应该不会以使团本身为目标。”齐宁轻声道:“盯上我们,自然是因为我们的职责,只要我们带过来的礼品出了任何问题,咱们此行东齐,必然是麻烦重重。”  灯火之下,佳人如玉,幽香扑鼻,齐宁忍不住伸手环住仙儿腰肢,仙儿却是善解人意,娇躯贴近过来,齐宁拉她在自己的腿上坐下,那柔软的臀儿落在齐宁腿上,香软如绵,仙儿脸颊腮红,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子气息,浑身微有些乏力,鼻息咻咻,娇躯微微颤抖,双眸聚满了水雾。  回到屋内,胡伯温惊魂未定,“侯爷,看来梁雄说的没错,咱们确实被人盯上了,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  “不知侯爷和这位公子要听什么曲子?”仙儿粉唇轻启,笑容略带一丝腼腆:“仙儿技艺粗陋,还望不要见笑。”

  顾清菡瞧着齐宁背影消失,怔怔出神。  齐宁见着小娘们妩媚动人,心中一荡,不自禁伸手过去,牵住仙儿粉嫩的小手,柔声道:“前番离别过后,一直杂务缠身,始终抽不出时间过来瞧瞧你,你这一向可好?”  齐宁笑道:“三娘不用担心,东齐人虽然狡猾,但我代表的是大楚,以东齐人的实力,还不敢与我大楚为敌,更不敢对我这个使臣怎么样。而且此番出使东齐,是为了求亲结盟,更不会有什么问题。”  齐峰道:“侯爷,两代侯爷都是性情正直,为了公务,并不在乎许多人的脸面,难免会得罪一些人。咱们锦衣侯府是敌人多,朋友也多。”低声问道:“侯爷,梁雄到底说些什么?”  “大概在路上要花费多长时间?”齐宁问道。  袁老尚书这时候也走上前来,吏部侍郎胡伯温跟在他身边,齐宁立刻拱手道:“老尚书!”  袁老尚书这时候也走上前来,吏部侍郎胡伯温跟在他身边,齐宁立刻拱手道:“老尚书!”

塌大  胡伯温为人好相处,齐宁平时倒也是个好-性子,别人只要待他和气,他待人也是十分的客气,所以虽然只是相处几天,胡伯温和齐宁的关系倒也相处的颇为融洽,偶尔凑在一起,也是说说笑笑。  人头攒动,除了两百卫兵,还有三四十名赶车的车夫,整个队伍有两百五十多号人,也算得上是浩浩荡荡。  顾清菡羞窘无比,心想这小子说话现在是越来不成体统,没有丝毫的忌讳,好在之前齐宁时不时地说这些疯话,她也习以为常,瞧见齐宁将自己送他的锦帕贴身带着,不知为何,内心深处竟是有些欢喜,但俏脸确实微沉下来,伸手去抢,低声道:“还给我,我改主意了,不送给你了......!”  远方的天空慢慢地显出淡青的曙色,一路北行,不多久,东方慢慢地霞光闪耀,升起了金灿灿的太阳,晨光让人心情也舒畅起来,青草上的露珠晶莹剔透,散发着朝气,路边丛林之中有鸟雀鸣叫之声,这倒是让使团上下心情振奋。

  胡伯温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轻声道:“侯爷所言极是,所以下官出京之后,一路上可是惶恐小心,不敢稍有疏忽。”  接下来两天,齐峰和李堂几个人果真是死死盯住吴达林,他们做的不露声色,表面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吴达林的一举一动,却都在这几人的监视之下。  其实这次的出使非同小可,事关皇帝的终身大事,而且又涉及到大楚与东齐的结盟,窦馗倒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顾清菡一等齐宁松手,有些慌乱整理衣衫,齐宁转身走到门前,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顾清菡一眼,轻声道:“三娘,我先走了。”  齐峰低声道:“羽林营当初被黑刀营调防出京,听说确实在京外有过整顿调动,似乎有几名将领被调换,不过属下没有细细打听。吴达林我是听说过的,对梁雄所知不多,他似乎一直待在羽林营,已经有很多年,也是一步步走到今天。”  齐宁微微颔首,心中却是想着向百影的托付。  齐宁道:“锦衣齐家和西川李家当年结下仇隙,而且据我所知,李弘信在京城每年耗费庞大的赢钱,却无一文铜钱进到锦衣侯府。”  袁老尚书道:“侯爷,本来出使东齐,是下官分内之事,可惜人老体衰,只能请侯爷代劳。诸多礼制方面,自有胡侍郎从旁协助,侯爷倒也不用太过费心。”  “此番布局,十分周密,李弘信却又偏偏牵涉其中。”隆泰缓缓道:“特别是京城疫毒,如果没有朝官参与其中,朕很难想象他们会如此顺利。李弘信在京城费了那么多的银钱,朕也相信,到了需要用人的时候,总有几个能为他所用。”顿了顿,冷笑道:“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父皇崩逝之后,朕刚刚继位,难道这是巧合?朕刚才对秋千易说,那帮人是冲着苗家七十二洞去,但朕也知道,他们未必不是冲着朕来。”  接下来几日,便是准备着往东齐出使。  齐宁叹道:“皇上运筹帷幄,臣钦佩万分。”皱眉道:“可是皇上为何对西川的事情会如此关切?此番甚至亲自面见秋千易,让他调查此事?”  齐宁凑近她耳边,轻声道:“别怕,我会轻轻的......!”心中想着,这事儿上次就该办了,一直拖到今天,眼下这可人的尤物就在自己的嘴边,这时候也根本没有必要装什么圣贤,仙儿那瓷器般光滑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忽地听到仙儿“啊”地轻轻吟叫一声,却是齐宁那作怪的大手,已经攀上了仙儿火烫的柔软,一根手指更是轻轻撩拨了一下酥胸上那殷红的花蕾。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