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级a做爰视频免费观

  洛无影挣扎了一下,想要站起,但药性未消,无法起身,却是惨然一笑,道:“你既然回来了,也就无需多言,要杀要剐,尽管动手就是。”  天罗身体一震,齐宁在旁一直没有作声,闻听此言,不知那八伏之罚是什么意思,听得天罗声音微颤道:“回禀.....回禀教主,八伏之罚并无.....并无废弃,叛教之徒,都要受八伏之罚......!”  齐宁心下一凛,嘴唇微张,终究是没有说出话来。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据我所知,当年那次变故之后,黎西公退出了黑莲教,宣称与黑莲教再无瓜葛,我想他应该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所以不愿意与阴无极他们为伍,这才......!”  此时几名教众已经抬着那木桩到了悬崖边上,将那十字木桩竖在悬崖边,往前一步便是万丈深渊,洛无影面朝悬崖,浑身上下鲜血直流,齐宁看在眼中,心知这般折磨定是让洛无影痛苦不堪,所谓的八伏之罚没有伤到洛无影的要害,不能令洛无影立刻死去,如此只能看着他的鲜血慢慢流淌。  “玄阳长老从一开始便没有准备将属下牵扯在其中。”黎西公道:“他暗中计划,单独行动,只可惜中了圈套.......!”第一二四六章 惊变

  “玄阳长老离开朝雾岭,想必确实是事实。”齐宁叹道:“只不过他的离开,并非是因为叛教,恰恰相反,黑莲教内,真正对教主忠心耿耿之人,正是那位玄阳长老,教主口中那些叛教之徒容不得玄阳留在朝雾岭,甚至觉得玄阳长老如果活着还要坏他们的大事,所以玄阳长老最终离开了朝雾岭,他究竟是逃走还是被人驱逐,我却不能确定了。”  洛无影睁开眼睛,瞧了齐宁一眼,冷笑道:“锦衣候又怎会与这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在一起?此人心肠歹毒,我劝你还是离他远一些,以免自受其害。”  洛无影更是骇然,看向那大窟窿,随即见到一人进了屋内,那人竟是穿着皮袄,头戴皮帽,洛无影却是一眼认出,正是齐宁。  “谁?”  教主微微颔首,道:“你敢作敢当,本座当年任命你为圣使,也算是没有看错人。”  齐宁知道这是黑莲教的教规,自己本不该卷入其中,可是看到教主手段如此毒辣,忍不住上前道:“教主,你若觉得他有大罪,大可以一掌要了他性命,为何非要如此残酷?”  “是晚辈失言。”齐宁道:“据我所知,当年玄阳长老叛逃之后,黑莲教派出了太阴长老前往追拿,可是最终太阴长老非但没有抓回玄阳,黑莲教反而接到了太阴长老随身兵器,是以黑莲教都以为太阴长老已经被玄阳所杀。”将教主一直盯着自己,继续道:“当初知道这事儿,我并无多想,可是如今想起来,这件事情委实有些古怪。黑莲教两位长老,玄阳太阴平起平坐,这二人武功应该也是伯仲之间,就算正面相对,太阴也未必是玄阳的敌手,既然如此,黑莲教为何会派太阴长老去追拿玄阳?按理来说,该是派人打探出玄阳的行踪,尔后派出教内高手追拿。”  教众大量私逃,跟在教主身边的齐宁对此自然是一清二楚,只是他当然不便多说一句话。  见得无人回应,洛无影淡淡道:“将他们都安葬了。”微顿了顿,才道:“令长骨和天罗速来见我。”也不多言,径自返身回到殿内。  教主的弱点是体内有极寒之气,而最为虚弱的时候,却正是七月十五,也便是说,当年的那场变故,正是发生在七月十五的时候。

  齐宁却已经恍然大悟。  “黑莲教众对教主恐惧不已,教主下令惩处洛无影,却又没有对大家说明白洛无影到底犯了什么罪过,仅仅一个叛教的罪名,并不能让人信服。”齐宁道:“就算是官府惩罚犯人,也会将他的罪责审理的清楚,不会这般含含糊糊。”微微一顿,才道:“教主故意这样做,本就是料到了如此一来会有人从朝雾岭逃出去。”  只是教主却对这些不闻不问,天罗两次向教主禀报教众私逃之事,教主一言不发,似乎对这些毫无兴趣。  教主在黑莲教如同神一般的存在,教内上下,自然无人敢违抗教主之令,教主吩咐二人对洛无影下手,二人终究不敢违抗。  “教主回到朝雾岭,先是诛杀了几十名黑莲教众,而且将这些尸首明示众人,这样做无非是让黑莲教上下心生恐惧。”齐宁道:“洛无影的武功在教主眼里不值一提,教主一根手指头便可以杀死洛无影,可是却先降服了天罗长骨二人,让这二人对洛无影突下杀手.....!”叹了口气道:“教主这样做,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只是要让洛无影尝尝被自己亲信之人出卖的滋味。”  洛无影大吼一声,探手拍出,拍在天罗肩头,天罗身体直飞出去,长骨却已经趁机上来,匕首没入到洛无影背脊。  “如果本座这些年不是因为失去记忆,阴无极他们的尸骨早就化成灰烬了。”教主冷冷道。

  齐宁心想也只有黎西公这等医术惊人的神医才敢立下这样的承诺。  医使黎西公杏林高手,医术高明,而且宅心仁厚,济世救人,且不说黎西公与唐诺渊源深厚,便是当初黎西公出手救下依芙,已经是让齐宁欠了他一份大大的人情,齐宁听得黎西公已经上了山,心中着实担忧。  天罗急道:“小人....小人拜谢教主厚恩。”  但教内却有少部分人隐隐察觉到这次的事件很可能与多年前那场劫难有关。  黎西公沉默了一下,才终于道:“属下答应他们,退出圣教之后,不再过问圣教的任何事情。”  齐宁看到那粗大的铁钉,顿时意识到什么,微微变色,果然,只见到那大汉将钉子放置洛无影手腕处,随后举起锤子,低喝一声,铁锤狠狠敲在铁钉上,洛无影惨叫一声,那铁钉已经钉入进洛无影手腕之中,鲜血淋漓,在场不少人都是身体一颤,却都不敢抬头看一眼。  “神圣?”教主怪笑一声:“那等宵小之徒,当不得神圣二字。”  “我明白了。”洛无影笑道:“你们是在找寻教主。是了,朝雾岭蔓延数十里,可以容身之地多如牛毛,教主闭关练功,自然是在最为隐秘之处,你们想知道教主的下落,可是在这茫茫大山之中,想要找到教主又谈何容易。”神色一冷,厉声道:“天罗,是谁让你打探教主的下落。”

这一  齐宁看了洛无影一眼,神色凝重,向洛无影微微点头,道:“鬼使,许久不见。”  教主背负双手,只是看着齐宁,并不说话。  “玄阳太阴二位长老在教内平起平坐,教主经常闭关修炼,教内事务要交给长老。”天罗道:“玄阳长老与人交好,在教内威望比之太阴长老还要高,教众对玄阳长老俱都服气,可是除了医使之外,另外三位圣使与太阴长老交好,你们担心玄阳长老势力渐大,所以联手除掉玄阳长老,是也不是?”  “小人入教之时,立誓效忠圣教,效忠教主,但凡有人背叛圣教和教主,小人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与他不共戴天。”天罗声音肃然。  “我明白了。”洛无影笑道:“你们是在找寻教主。是了,朝雾岭蔓延数十里,可以容身之地多如牛毛,教主闭关练功,自然是在最为隐秘之处,你们想知道教主的下落,可是在这茫茫大山之中,想要找到教主又谈何容易。”神色一冷,厉声道:“天罗,是谁让你打探教主的下落。”

  教主却已经转过身来,神色冷漠。  天罗也是微微变色,他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晓得是教主出手,往前一步,喝道:“你们当真想死吗?”  如此一来,冰池之畔与西门无痕教授之人就只能是太阴长老。  教主并没有回头,只是道:“你过来!”  齐宁摇头道:“不认识,可是......我大概已经猜到那位阴无极是何方神圣。”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洛无影道:“当年的事情,与教中兄弟无关,你也不必为难他们。”  教主神色淡然,只听齐宁继续道:“所以黑莲教必须要有教主的存在,这是黑莲教存续下去的根本。”  齐宁今日终是明白,这黑莲教当年创教的目的,却是为了让苗家人摆脱受人摆布的命运,让苗家人不再受人欺辱,对苗家人来说,黑莲教创建的初衷,自然是让人钦佩,也正因为黑莲教是以守护为教义,自然不会对外扩张,行事素来低调。  “哦?”教主笑道:“那你说圣教都有哪些叛逆之徒?”  齐宁在神庙自然见到了洪门道,也没有时间详细解释,只是将西门无痕的遗体交给了洪门道,令他带回建邺,他知道面对黑莲教主自己根本无力抵抗,黑莲教主杀人不眨眼,当时若是在抗拒,洪门道只怕也要葬身在教主手里,他只能随着教主一路东行,途中自然是不止一日,来到了西川。  教主眉头微紧,黎西公已经道:“自从当年那次事情之后,近八年来,属下前前后后救活了六百多人,若是没有属下诊治,其中四百多人必死无疑。”  齐宁看了洛无影一眼,神色凝重,向洛无影微微点头,道:“鬼使,许久不见。”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