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情趣内衣

  严凌岘本以为自己这样说,定能让小师妹欢喜,可西门战樱却宛若没有听到一般,只是道:“大师兄,三师兄,我有事情要求你们。”  在大光明寺,真明小和尚传授他【清经】,此后向逍遥更是传授过他运气法门,对于这类口诀,他已经颇为了解,看到最后,竟是略有领悟,小妖女也是凑上前去,跟着一起瞧,两人瞧着石壁上的炎阳神掌口诀,竟是忘记了寒冷。  韩天啸却也已经皱眉问道:“小师妹,你被黑莲鬼使抓走,是如何逃脱出来?”  陆商鹤道:“轩辕校尉,以眼下的情势,要保住那些被抓去的弟兄,就只能对黑莲教做些让步。”  小妖女却是喘着气道:“我走不动了,咱们歇歇再走。你们的人既然已经攻上山,黑莲教只怕已经输了,也不必急在一时。”  “不但是被挟持进去的几位宗主,便是其他弟兄,咱们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尽力营救。”陆商鹤肃然道:“此番已经死伤众多同道,万不能再死人了。说句不中听的话,就譬如诸位,若是被他们挟持,我们难道能见死不救?”

  她说得有些稀里糊涂,齐宁却是明白,自己现在能够出现在这处山谷,而且可以走到莲花峰山脚,无非是误打误撞闯入迷花谷之后才到了此处,而八帮十六派的人自然无法来到此处,只能从其他地方登山。  严凌岘也是皱眉道:“大师兄,黑莲教是不是还有什么诡计?为何黑莲教主一直不曾出现?”  齐宁已经反应过来,这石壁后面另有机关,二话不说,抓住小妖女直往前面冲过去,便听到后面连续传来“哄哄”之声,却原来在这里面设有连石阵,石壁关闭,自行触动机关,悬于上方的巨石一块一块地落下来。  轩辕破露出一丝笑容,道:“陆庄主的意思是说,以谈判的手段,让他们发生内讧?”  齐宁忍不住道:“老子就是看了,你能怎样?”  有人冷笑道:“黑莲教要自焚,难道我们还能阻止?这黑石殿固若金汤,咱们根本杀不进去,他们要是自焚,倒是免了我们麻烦。”  那人道:“姑娘,这道山壁本来是有机关的,但是被人触动机关之后,整面石壁就旋入到里面,机关也跟随着进入其中,按照我们的说法,这叫死关。”  见得众人不说话,陆商鹤肃然道:“不知诸位意下如何?人质就在里面,他们走投无路,很可能会在其中自焚而死,若是耽搁下去,只怕酿出大祸。”  也便是说,莲花峰的地势极其特别,独立成峰,并不与其他山峰相连,四周边都是深涧山谷,自己所处地方,便是在深涧的底部。

  小字从右至左,不下数百字,后方竟然还有一些图案,似乎是手掌之图,齐宁立时便觉得这其中大有蹊跷。  所有一切,几乎只是发生在一眨眼间,西门战樱想不到山壁有问题,也想不到齐宁的身法那般快,等他回过神来,只见到山壁已经完全契合,依稀看到边缘有些缝隙,但若不仔细查看,几乎看不出任何破绽。  严凌岘拿过来食物和水,西门战樱哪有心思吃饭饮水,严凌岘和韩天啸劝说一番,才勉强吃了一些,感觉全身疲乏,靠在一块青松树下,不知不觉竟是沉沉睡去。  “我不担心他,谁去担心?”西门战樱没好气道:“要不是因为我,他.......!”忽地想到,若说齐宁是因为自己才上山,未免显得齐宁太过自私,到时候会给人落下口实,哼了一声,道:“那小妖女诡计多端,我害怕他心软,上了那小妖女的当。”瞧了严凌岘一眼,道:“你不懂,就不要胡说八道。”  西门战樱却是蹲在地上,细细检查地面,很快便抬头道:“地上的脚印杂乱,如果我判断没错,上山的至少也有一二十人。”  “哦?”中年人立刻露出笑容道:“便是神候的千金吗?果然是英姿飒爽。”  小妖女似乎对齐宁骇然的反应感到满意,道:“这是大秘密吧?说话算话,你背我,我真的走不动了。”

  严凌岘恍然大悟。  “老三,你去找人来。”轩辕破吩咐道:“都要精于机关术,你带人去一趟,救出小侯爷,小侯爷要是有个闪失,咱们都逃不了责罚。”  小妖女道:“也没多少人,几位圣使事先让教众的家眷都离开了这里,躲到其他地方去,而且还派了不少人护卫,留下来的都是武功不错的教众。他们说神侯府人多势众,胜负难料,留下来的这些人,都是存了必死之心。”忍不住笑道:“这帮人真是好笑,干嘛留在这里,人家打过来,又没有必胜的把握,干脆全都逃了,让那帮人扑个空岂不是更好。”  西门战樱冷笑道:“你不是说雾气之中有毒,八帮十六派的人都要被毒死吗?既然如此,为何他们还能攻打黑石殿?”  走了百来步,前面便即是一条死路,齐宁心想运气真背,正要走回头路,忽地发现前面有些名堂,走近过去,却发现是一道石门,石门竟然是虚掩着,有一道缝隙,齐宁伸手按上,运气推送,那石门竟然是被缓缓打开。  轩辕破点头道:“确实如此。他只说有高人指点,所以早早做了防备,而且声称那高人不想显露身份,所以不好说出是谁。这陆商鹤毕竟是立下了天大功劳,他既不说,我也不好逼问。”  “大师兄,黑莲教的人都被困在里面?”西门战樱蹙眉道:“他们有多少人?”  严凌岘冷笑道:“就让这帮妖人活活饿死在里面。”  小妖女心知齐宁此时火大,小心翼翼道:“齐宁,你这么聪明,就算我不知道,你也能找到出去的道路。”

的动  许多人心想黑莲教已经是瓮中之鳖,不可能有什么反败为胜的机会,心下都是不以为然,但是轩辕破既然这样说,倒也无人敢当面顶撞。  那人想了一下,才道:“机关破解已经不可能,只有慢慢砸开石壁。”伸手往那石壁上摸了一模,苦笑道:“韩校尉你摸一摸这面石壁,它看上去和两边似乎并无差别,但里面却是真正的刚石。”  有人立时便认出,那冲出的身影,竟是个女子,乃是神侯府的女吏员。  陆商鹤笑道:“说的是,在下是多事了。”  “可是被他们抓去的人该怎么办?”西门战樱蹙眉道:“难道也要将那些人质饿死?”想到什么,问道:“是了,大师兄,我们神侯府可有人被抓进去?”  “你能猜?”小妖女满是不信:“你就是个大色狼,你就是偷看人家的毛毛,要是男子汉,你承认就好。”  当初他在牛头上被木神君追杀,阴差阳错进入石洞之内,便是从石壁上的图案学会了逍遥行,自那以后,获益良多,知道逍遥行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轻功步法,玄妙深奥,此番见到墙壁上有刻字,立时便想到当初在牛头山的情景,心想难道是自己连走狗屎运,竟然在这莲花峰的山腹之中也窥见了什么奇妙功夫。

  西门战樱还没有听懂,问道:“能否打开?”  --------------------------------------------------------------------------  丐帮四大长老,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丐帮下面设二十八分舵,每一名长老统领七大分舵。第四四八章 大秘密  群豪其实都是这个念头,心想若是黑莲教真的要血拼到底,莲花门打开,必然会一群人涌出来,谁站在最前面,必然会最先与黑莲教众交上手,一时间所有人都纷纷后撤,只盼距离莲花门远一些。  里面却是毫无声息,西门战樱抬手去推,那山壁纹丝不动,焦急无比,不知道齐宁现在究竟是何状况。  西门战樱微微点头,瞧了严凌岘一眼,道:“七师兄,我不该那样说,你别......你别放在心上。”  也难怪最终群豪能够势如破竹,固然有那支奇兵缘故,最重要的原因,却也是因为黑莲教诸多高手无法参战。  “你是说......你是说连你们也打不开?”西门战樱娇躯一颤。  他心中此刻已经了然,八帮十六派定然从各面杀到了山顶,可是到得山顶,却发现莲花峰独立成峰,中间只有铁链相连,要铲除黑莲教,势必要攻破黑岩殿,无可奈何之下,也只能通过铁链强攻过去。  齐宁看到后面的图案,果然是手掌,共有十来幅图,变化各异,他禁不住按照图上的手法运动手掌。  齐宁知道自己被人偷袭,醒来之后便在一处水潭边上,再加上在迷花谷折腾了许久,恐怕已经距离上山过去了两天。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