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王爷的通房丫鬟h

  段韶恭敬道:“段韶尚没有想过其他人。”  “你觉得西门战樱会赢?”苏禎睁大眼睛,似乎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忽地哈哈大笑起来,此时西门无痕尚未到场,边上众官员也都忍不住笑起来。  唯独苏家自从武乡老侯爷过世之后,却是江河日下。  “神候千万别这样说。”齐宁忙道:“战樱一直立志能在神侯府有一番作为,如果因为这门亲事,就断送了她的理想,她这一生便不会开心。圣上令我要好生照顾战樱,我也说过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自然不能让她一直不开心,否则又如何履行自己的承诺?”  “你们都觉得东齐铁卫必胜无疑,可是我就有些不相信。”齐宁笑道:“我就觉得西门姑娘今天的胜算更大。”

  西门战樱俏脸更是凝重,她虽然也会些拳脚功夫,但最擅长的还是刀法,现在对方却要空手与自己比斗,自己若拿刀在手,反倒像是故意占便宜一半。  齐宁左转右闪,始终没有还手,有人在边上瞧着,心下好笑,暗想风水轮流转,先前西门战樱与霍聪对阵,是霍聪连续出手而西门战樱闪躲自如,眼下却是风向一变,连续出刀的变成西门战樱,齐宁却是左闪右躲。  隆泰微笑道:“西门战樱,锦衣候既然答应了,有朕为你作证,他不敢反悔。成亲之后,你依然在神侯府当差,谁要是阻拦你,你尽管来告诉朕,朕为你做主。”  西门战樱见齐宁皱着眉头,只以为这位老前辈也没了法子,苦笑道:“前辈,我知道这一次凶多吉少,虽然争取到了殿前比武的机会,但是......但是结果已经注定,我......根本不是东齐铁卫的对手。”  却忽听旁边一人笑道:“皇上,锦衣候要与西门姑娘切磋,或许只是想切磋一下武艺,倒也并不是一定要娶西门姑娘。否则总不能任谁胜了西门姑娘,都能娶她为妻。”众人瞧过去,说话的却是一直不曾吭声的淮南王。第七七七章 默契  西门无痕拱手道:“回禀圣上,臣当年答应过小女,只要是她看中的人,武功又胜过了她,臣不会从中阻挠。而且锦衣候年少有为,文武双全,只要小女愿意,臣自然乐见其成。”  隆泰向西门无痕问道:“西门爱卿,锦衣候的话你也听到了,你意下如何?”  西门战樱犹豫一下,这才向前几步,面对隆泰单膝跪下,拱手道:“圣上,战樱侥幸得胜,赐婚之事,还请圣上三思。”  这时候见到霍聪竟然是刀枪不入之身,本来沉到谷底的那颗心瞬间便漂浮起来,一时间只觉得浑身通泰。

  苏禎抬手抚须,笑道:“西门姑娘有西门神候调教,武功自然不差,只不过年纪尚轻,假以时日,武功自然更为精进,但是眼下......!”干笑两声,并没有说下去,但他后面要说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最后一丝阳光终于落山,天色昏暗下来,西门战樱蹙起秀眉,正担心老乞丐无法赴约,忽瞧见一名乞丐拿着一只破碗,手里拿着一根木棍,走进面馆来,四下里瞧了瞧,西门战樱看到有乞丐出现,本来精神一振,但是看到那乞丐三十出头年纪,根本不是自己所等的老乞丐,顿时有些沮丧。第七七六章 手下留人  段韶在一旁也是一脸错愕,随即皱起眉头,眼中划过一丝异色。  他们看不出这中间的蹊跷,只是看到西门战樱似乎是故意要往齐宁身上撞过去,心想这又是什么路数。  “刀枪不入.......!”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不少人这才醒过神来,立时也看出来,这霍聪竟然真的是铜皮铁骨。  西门战樱一咬嘴唇,低着头,拱手道:“战樱知道!”这时候也已经看到齐宁,瞥了一眼,见齐宁双手搭在腹间,一副淡定自若模样,不由狠狠瞪了齐宁一眼。

  声音一个接一个传下去,片刻之后,便见到身套青色鱼鳞铠的羽林营统领迟凤典从台阶那边上来,正大步往这边走过来,在他身后,一左一右两道人影,正是霍聪和西门战樱。  苏禎冷笑一声,才问道:“都说你锦衣候虽然年轻,但很有见识,今天殿前比武,不知道你以为谁赢谁输?”  红妆善舞,婀娜多姿,西门无痕眼中一开始略带异色,很快眉头舒展开,唇边已经禁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来。  西门战樱唯恐嫁到齐国,但苏禎却又是另一番心思。  “不能正面硬拼?”西门战樱蹙眉道:“殿前比试,本就是一较高下,如果不正面相争,那.....那又如何算得上是殿前比武?”  “对了,你刚才打了一场,要不要歇歇?”齐宁笑道:“我不占人便宜的。”  “什么事?”  他速度极快,西门战樱反应倒也不慢,红影一闪,斜身移开两步,挥刀便往霍聪砍了过去。  西门战樱秀眉蹙起,之前她便已经知道东齐铁卫不好对付,这时候听得霍聪身上发出炒豆子般的异响,神侯府中自然也有习练外门功夫的高手,她一听就知道对方功夫了得,更是戒备心起,握紧了手中的大刀。

里不  西门战樱娇躯一颤,清醒过来,急忙道:“韦前辈,你.....你一定要劝他,不要做糊涂事。我.....我倒是不要紧,可是.....可是不能毁了他的前程。”幽幽道:“他心里能这样想着,我已经.....我已经很开心了。”  有些老成持重的官员看到朝廷重臣竟然在承天殿前当众聚赌,只觉得实在是不成体统,可是卷入其中的是锦衣候和武乡侯,也不敢多说什么。  “霍铁卫,你若是保护殿下不周,让殿下受了一丝伤害,今日你要自尽,本侯绝不阻拦。”齐宁叹道:“可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切磋比武,你说有辱齐国,难道咱们这是在进行两国比武争斗吗?”  西门战樱自然是愿意嫁入齐家,但一直以来成亲过后便要离开神侯府也是她的心病,一想到有朝一日成亲过后便离开神侯府,她心下就颇多烦恼,也正因如此,虽然她早就到了出阁的年纪,但出阁嫁人一直都是她的逆鳞,别人也都不敢提及。  隆泰显然也没有想到西门战樱会提出此等要求,众目睽睽之下,还真是不好答应,犹豫一下,才道:“能否打赢你的要求,不在于朕,而在于锦衣候。你过门之后,便是锦衣齐家的人,若是锦衣候应允,朕自然不会反对。”看向齐宁,问道:“锦衣候,西门战樱的要求你也听到了,你是什么意思?”  齐宁倒也想过将六合神功的心法传授给西门战樱,六合神功吸人内力,一旦有身体接触,只要对方运上内力,很容易就被吸取过来。

  众人也都是心思各异,便在此时,却听得一声娇叱,宛若黄鹂清鸣,场中本来你来我往交错缠绕的两道身影,陡然间却停了下来。  西门战樱睁大眼睛,道:“前辈也知道东宫铁卫?”  一时间便有几人醒悟过来。  齐宁也是起了一个大早,只是看起来昨晚似乎没有休息好,站在群臣之中,时不时地打着哈欠,一副恹恹欲睡的模样。  窦馗道:“可惜锦衣府库里只有一万两银子,否则下官倒也愿意凑凑热闹,拿点银子和锦衣候赌一赌。”  亦有人心想西门战樱提出这等要求,看来这门亲事还有转机,未必能成,许多人对锦衣齐家和西门家这桩亲事十分的忌讳,看到有此变故,暗暗欢喜,只觉得齐宁堂堂锦衣候,这西门战樱若是成了侯爵夫人,难道还能准许她到处抛头露面?  苏紫萱远嫁东齐,自然不能与皇帝大婚同日而语,袁老尚书躬身道:“老臣遵旨!”  苏禎急忙上前,拱手道:“臣在!”  “他胆大包天,什么事情干不出来。”齐宁叹道:“不过你们真要走了,你爹和锦衣侯府岂会善罢甘休?还有那个皇帝,违抗了他的旨意,你觉着皇帝会放过你们?”  “皇上,战樱......战樱有一事相求!”西门战樱犹豫一下,忽然一咬牙,高声道:“若是.....若是皇上不答应,战樱......战樱也不嫁给他。”  齐宁背负双手,绕着西门战樱转了一圈,啧啧道:“你这样的好姑娘,说什么也不能被别人娶了去。我既然要成全你们,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抬手摸着下巴,笑道:“好姑娘,你想不想打败东齐铁卫?”  他速度极快,西门战樱反应倒也不慢,红影一闪,斜身移开两步,挥刀便往霍聪砍了过去。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